<b id="4t91k"></b>
    1. <code id="4t91k"></code>
        <var id="4t91k"></var>
    1. <meter id="4t91k"></meter>
          1. <meter id="4t91k"></meter> <var id="4t91k"><ol id="4t91k"></ol></var>
              1. <var id="4t91k"><rt id="4t91k"></rt></var>
              2. 首頁>校友>校友活動>正文

                校友 /

                Alumni

                校友 | 孔維:“長期失蹤”娛樂圈的“東方茱莉亞羅伯茨”

                上個月,一部特別的電影登上了國內大銀幕,電影名和海報趣味十足——《我的寵物是大象》。演員名單中除了“影帝”劉青云、老牌香港演員林雪等知名演員,還有一位娛樂圈“長期失蹤人口”。她是曾被媒體稱作“東方茱莉亞羅伯茨”,更是被意大利媒體評為“最美瞬間”,成為彼時唯一一位登上《威尼斯每日會刊》的亞裔女演員——孔維,她是北京人藝演員,更是一名公益使者。

                孔維的事業起點很高。她畢業于北電96級“明星班”,是趙薇、陳坤、黃曉明的班長,出道第一部作品就是吳子牛的《國歌》,也曾在姜文電影《太陽照常升起》中出演萬種風情的“唐妻”,演技精湛的她更是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建院50年來招收的第一位北影學生,在話劇《萬尼亞舅舅》舞臺上大放異彩。然而,她在娛樂圈的道路并沒有朝著很多人預想的那樣一步一步寬廣下去,沒幾年時間,孔維就在銀幕上消失了。

                消失的十七年時間里,她轉身全情投入公益,創辦“傳夢公益基金”,為13000名孩子帶去了高品質、趣味性的課程?!段业膶櫸锸谴笙蟆肥掷L海報就是出自孔維發起的傳夢公益基金所支持的云南資教工程小學生,電影方還貼心制作了大象科普海報,回應電影“妙象天開、讓愛回家”的主題。十七年來,孔維聽過太多人的告誡、勸阻,甚至連自己一向有愛心的母親都告訴她,做公益是好事,但不要因此耽誤了自己的前途,然而孔維還是堅持了下來??拙S毫不掩飾自己對演戲的熱愛與迫切,她也毫不諱言為了踐行公益,自己在演員這個身份上可能并沒有付出足夠的努力。但她并不后悔,在她看來,演藝源于一份熱愛,公益源于一份責任。這兩樣事業,她都要。



                娛樂圈“失蹤人口”孔維,在公益之路上越走越遠。直到2016年8月《我是演說家》節目現場,孔維以一支公益基金創始人的身份出現在舞臺上,大家這才知道,在沒有消息的這些年,她成為了公益圈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從演員到公益人的轉變契機發生在2012年11月的畢節男童垃圾桶取暖事件,貴州省畢節市七星關區街頭5名留守兒童因在垃圾箱內生火取暖導致一氧化碳中毒而死亡,其平均年齡在10歲左右。


                孔維是貴州人,她知道云貴高原的冬天有多冷,這則新聞像刺扎進她的眼睛。在當地教育局的幫助下,她和朋友們第一時間聯系到貴州規模小學,表達了想要捐款的意向:“讓孩子們能買上暖和的衣服,足夠的糧食,挨過刺骨寒冷的冬天”。但規模小學校長卻拒絕了:“九年制義務教育,孩子不缺錢,這個錢一旦給了家長,就不知道是買了酒喝,還是還了賭債,沒人能保證,我也不希望,孩子們學會跟人伸手要,跟人張口哭窮的習慣”。貴州晴隆山路有著名的24道拐,每次一轉彎,道路的另一側都是懸崖??拙S經過山路24彎親自到學校去看,才真正明白規模小學校長說的沒錯,貴州山區孩子最缺的是好老師。外來老師不會說當地少數民族語言,大山里的孩子也聽不懂普通話,溝通是第一個要跨過的鴻溝,學校只提供最基礎的課程,音樂、美術、計算機等簡直是天方夜譚。山里真實的教育困境敲打著孔維的心 ,2014年,她成立了“傳夢公益基金”,希望招募貴州本地優秀師范畢業生,讓他們留在家鄉的學校,給本地孩子提供教育,而基金則每月給每位老師發放4000元的工資。


                孔維團隊在貴州各大高校宣傳招募老師

                為了讓項目持續運作下去,孔維這個公益的門外漢,硬生生把自己變成了行內人??拙S在2017年入讀了國際公益學院EMP秋季班(八期)進行系統的學習,希望能在自己的項目中,找到解決的根本,做理性與有效的公益。截至目前,孔維在云南、貴州地區發起“資教工程”項目,共設立34所項目學校,139名“資教教師”,受益學生近13000名。2018年11月,她和黃曉明共同發起創辦了深圳市傳夢公益基金會,繼續將孩子們的上學夢傳遞下去。

                傳夢公益基金會團隊日常工作

                有時候孔維也會想, “好怕有一天,自己也堅持不下去”,而每到這個時候,她又不由自主的想起項目區的孩子,從分不清左右到學會辨別方向,從不會唱國歌到現在最愛的就是音樂課,成績從9.5分漲到了47分,他們還在山上摘來野花奔跑送到她跟前,每次看到自己,圍著叫“孔媽媽”“孔老師”??拙S說:“公益一直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可是,她能清楚的看到孩子們的改變,怎么能忍心放棄整個項目,怎么敢忍心放棄整個團隊。

                放了太多心思在孩子們身上,孔維所熱愛的演藝事業難免受影響。 “資教工程”漸入佳境,慢慢上軌道后,作為項目的核心人物,每天都要處理很多事情。在一次拍戲過程中,她被劇組換掉了,“這是我從影20年以來第一次,因為我實在太疲憊了”。這件事給了孔維很大打擊,從自己第一部戲《國歌》到《鏗鏘玫瑰》《太陽照常升起》,孔維沒想過換角這樣的事,終于讓自己攤上了。要認輸嗎?要暫時放棄演藝事業?還是忍痛割下公益項目?當然不!演藝和公益她都要!

                “我期望我能夠再出人頭地,我希望能夠再讓公眾認識我,同時我明白這樣可以給項目帶來更多的力量,我的項目可以做得更好?!边@幾年,孔維出現在鏡頭前,頻率最高的除了影視劇,就是綜藝,公益類的綜藝節目。下鄉援助學校,她能叫出每個老師的名字,并迅速地和孩子們打成一片,演藝事業孔維也漸漸撿了起來。為了對得起自己的努力和熱愛,在劇組里她仍然很忙,電話依然不停的響,還是有很多事情等著她去處理,但她都咬著牙堅持著,配合著劇組的節奏。

                樂嘉說:“一個演員,16年扎根在一個地方,帶動一群人一起為留守兒童做公益,我只見過孔維這一個!”

                孔維自稱是一個“在事業上沒有野心的人”,但她表現出的勤奮和認真,遠非“野心”所能形容。今年,除了即將上映的電影,孔維還將忙于話劇《新原野》和《北京人》的巡演。她依然很忙碌,手機上的消息一半以上都是公益項目。大到審批小到物料,所有的事兒,孔維都要操心。巡演的時間表一出來,她立刻發到公益項目群里,以便更好地安排時間。演戲和做公益對孔維來說,是相輔相成的事。她在公益事業中強大了自我,擁有了更強的能量。演戲,是熱愛,也是釋放。演戲這件事兒,孔維已經思考明白?!拔铱梢匝輵?,那我為什么不回來呢?”她用行動給出了答案,她可以。

                相關新聞

                在线不卡日本v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