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t91k"></b>
    1. <code id="4t91k"></code>
        <var id="4t91k"></var>
    1. <meter id="4t91k"></meter>
          1. <meter id="4t91k"></meter> <var id="4t91k"><ol id="4t91k"></ol></var>
              1. <var id="4t91k"><rt id="4t91k"></rt></var>
              2. 首頁>校友>校友活動>正文

                校友 /

                Alumni

                EMP | 苗世明:小朋友畫廊——用美去打動公眾




                苗世明

                國際公益學院國際慈善管理EMP2016年秋季(六期)校友

                上海藝途無障礙工作室WABC無障礙藝途創始人



                十多個心智障礙兒童正在老師帶領下,用吸管將紙上的顏料吹成“頭發”,他們沉浸于這一新的創作方式。畫畫前,有的兒童不顧家長制止在教室里跑動,有的自言自語或不時大笑,有的則乖巧地協助老師分發畫具。

                ?

                苗世明走進這間位于北京潘家園的WABC無障礙藝途(上海藝途公益基金會,以下簡稱“WABC”)工作室,孩子們都沒有注意到“大苗”的到來,他現在已鮮有機會帶孩子們畫畫了。

                ?

                去年,公益籌款活動“一元購畫”刷爆朋友圈,短短半天時間引發580萬人次參與,籌款約1100萬元。這也讓創始人苗世明和他的機構飽受質疑。

                ?

                “一元購畫”爆紅之后的半年,苗世明一直在反思。現在,他開始“放慢腳步”,精細化運營WABC,嘗試輸出服務模式,計劃做社會企業自我“造血”,并希望打造一個類似“熄燈一小時”的全球性倡導,呼吁社會接納特殊人群。


                “直營”變“加盟”


                “一兩個月拓展十個城市,一年就可以拓展六十個城市,”苗世明暢想,“假如一兩年內,中國有六十多個城市都有WABC的社區,而且服務品質還都不錯,我覺得是很牛的一件事?!?/span>

                ?

                WABC正在升級服務模式將苗世明的暢想落地,試圖從此前的“直營”變“加盟”,通過輸出模式培養專業教師,將“藝術療愈”規?;?。

                ?

                WABC原有的服務模式是在各地鋪設線下服務網點,由全職“療愈師”教師帶動志愿者,在工作室或社區帶領孩子們畫畫。WABC由畢業于中央美院的苗世明創辦于2009年,主要為自閉癥、腦癱、智障等特殊人群提供免費藝術潛能開發課程。



                2010年10月上海藝途無障礙工作室成立


                2018年3月,WABC藝途學院落地常州,旨在通過研發、培訓、管理將WABC多年積累的教育經驗和運營方法輸出給更多城市,這是WABC公益基金會未來的主要職能。苗世明希望依托藝途學院,規范化研發服務特殊人群的課程、教材、運營模式及教育體系,力爭獲得ISO9000標準認證。

                ?

                “直營”變“加盟”,解決了一直困擾WABC的辦公、成本等問題。目前,第一期受訓學員已將WABC課程體系拓展至十座新的城市,WABC的直接間接受益及影響人群從3000人驟增至6000人。

                ?

                “我們嘗到了模式轉變的甜頭,過去可能是一段基于需求研發積累經驗的過程,現在可以放開輸出服務模式了?!?/strong>苗世明說。在他看來,WABC有望打造真正的“東方的蒙特梭利”。


                千萬級籌款額的“一元購畫”很難復制,WABC的可持續發展是擺在面前的現實難題,苗世明開始考慮“造血”。

                ?

                下半年,苗世明計劃將做了八年的文創項目從WABC運營體系中獨立出來,成立WABC參股的文創企業,讓“藝術品的價值形成可持續的轉化”,為基金會和特殊群體家庭帶來收益。目前,WABC文創產品營業額占基金會總收入的10%。未來,藝途學院可能推出面向C端的付費培訓課程,有望發展成為社會企業?!癢ABC則好好地去做它的倡導?!泵缡烂髡f。

                ?

                根據2015年的一份調研報告,中國自閉癥個體可能超過1000萬,0至14歲兒童的數量超過200萬。解決自閉癥患者等特殊面臨的問題,苗世明認為需要回到“問題的根本上”,“這個人群缺少一個全社會的接納(系統)?!?/span>

                ?

                苗世明給WABC基金會定了個“小目標”:三年內做出類似“熄燈一小時”的“特殊群體接納日”全球倡導,每年可以有不同主題。今年,他計劃邀請著名鋼琴家孔祥東看著WABC學員的一幅畫演奏一曲,“用美去打動公眾”。

                ?

                本月,WABC將與聯合國、哥倫比亞大學合作,在北京、巴黎、孟買、內羅畢和里約熱內盧的五個哥大全球中心開展當地兒童原生藝術畫展,今年是這項活動的第三年。

                ?

                在苗世明看來,“接納”的第一步,是影響公眾對特殊人群的認知。他看到:“‘一元購畫’后,所有相對正常的人群,對自閉癥、智障等特殊人群的看法,發生了一個很大的轉變?!?/strong>

                ?

                四月出席賓大中美沃頓峰會時,苗世明發現臺下90%的微信用戶知道”一元購畫”。“公益倡導能從中國做到美國,我覺得非常難得。讓全社會對這群人的看法發生變化,你說這值多少錢?”




                “大苗”南下上海的火車票



                改變13億人的認知


                “我愿意用我們(發展了)八年的組織,去換取13億人的認知?!辟|疑聲襲來時,苗世明曾這樣想。

                ?

                作為2017年“99公益日”預熱項目,“一元購畫”半天參與人次達580萬,相當于2016年“99公益日”所有項目三天總參與人數。

                ?

                質疑最盛時,苗世明臨時化身“公益行業代言人”,不斷向媒體科普《慈善法》的相關知識、“做公益是有成本的”等認知。他同媒體半開玩笑:“你老覺得我做得不好,那你做點啊,你可以比我做得更好啊?!?/span>

                ?

                “我就是有點懵,WABC做了八年了,你要說我是一個騙子,那也不至于做到現在吧,這個投入產出比也太低了?!比缃?,回憶當時的輿論質疑,苗世明頗為淡定。但他一度是氣憤的:“我寧愿今天就不做了,但是可以讓公眾意識到,這個行業、這個領域,包括這樣的事情的意義。薪酬問題、項目的真實度等都是我的‘紅線’,我絕對不能在這方面妥協?!?/strong>

                ?

                在苗世明看來,輿論質疑的產生,與公眾的認知不清有關。當時,公眾號“咪蒙”一篇《其實,99%的自閉癥小朋友都不會畫畫》獲得3W+點贊?!肮姸及选嫯嫛x為畫得特別好,或者很會畫,”他說,“其實畫是不能這樣去定義好壞的,他的表達本身就是一個過程?!?/span>

                ?

                面對質疑,WABC社群中大量志愿者和家長自發分享參與“藝術療愈”的故事?!八麄儽任艺f的更有說服力,公眾更愿意聽?!?這讓苗世明很感動。

                ?

                家長是特殊人群問題中最重要的角色,他們“絕大部分內心已經有陰影”,甚至有“很強的負面情緒”,很多家長把WABC當“救命稻草”。但苗世明表示:“我們并不是一個培養天才的機構,主要還是提供一個方法,去改善你現在的困境?!?/strong>為帶領WABC往專業化方向發展,苗世明抓住各種學習機會。他是2011屆“銀杏伙伴”,南都基金會理事長徐永光、福特基金會前高級項目官員何進等人也是他的老師。





                藝途學院第一期創造性藝術教育輸出培訓


                “大苗”這個稱呼,是2012年至2015年間,苗世明思考WABC傳播策略時,為打造機構品牌特意取的。他有極強的資源鏈接能力,近年來,他陸續鏈接了“大黃鴨”設計者弗洛倫泰因?霍夫曼、著名藝術家蔡國強,學員畫的“紳士狗”圖案靠枕,“一套送給了馬云”。

                ?

                除了希望改善公眾對特殊人群的認知,苗世明還著手提升WABC團隊成員的認知水平。

                ?

                2018年2月,WABC在深圳召開年會。選擇在深圳開年會是苗世明的主意,他說一定要把全國同事的認知提升上來,“把大家拉到創新最前沿,看騰訊已經發展成什么樣了,壹基金是怎么規范化運營的。給大家是一個影響,也體驗一些東西”。


                最初,苗世明只把WABC看成“一個作品”,覺得很有社會價值。如今,他察覺到WABC已改變了自己。“我好像變了,對這個世界的看法,價值觀變了,越來越樂觀,心情越來越好。孩子的變化也會讓你感受到存在的意義?!?/strong>苗世明說。



                “唯一的標準是孩子有沒有改變”


                眼下,苗世明最焦慮的一件事是——自己變成了焦點?!爱斘冶划敵梢粋€焦點的時候,我覺得還是挺辛苦的?!彼寡?。

                ?

                行業的發展現狀也令苗世明擔憂。他認為,WABC只是一個“藥引子”,戳到了公眾的痛處,讓大家注意到并開始關注特殊人群。“我覺得這個領域有100家基金會都不算多,這個社會應該有更多的‘大苗’,這個行業未來需要‘去中心化’?!?/strong>他呼吁道。

                ?

                “我們定義了一群所謂的‘瘋子’‘傻子’,這太殘忍、太簡單了?!盬ABC成立之初,走訪特殊人群家庭之后,苗世明發現他們遠比公眾認知中的更真實。

                ?

                “有點偏執”是他給自己的評價?!绊椖孔銎饋淼拇_挺費勁,我覺得我也是挺奇葩的一個,”苗世明略帶自嘲地說:“當時我就覺得,至少我活著有意義可以了。機構搞不搞的定,這我還不確定?!?/span>

                ?

                通過藝術賦能,很多精智障礙的孩子變成了“原生藝術家”。方林是苗世明口中的“大師”,小龍對色彩有極強的把控力,小燕子被稱為“中國的草間彌生”?!澳憧梢愿惺艿揭粋€人內在的覺醒過程,從被歧視、不自信,到他可能找到了一個出口,最后又熱愛這個東西?!泵缡烂黝H為自豪。

                ?

                苗世明對生命、物質等的看法也在悄然改變,比如,小時候的他很厭惡金錢,做公益后他發現“錢也可以變得很溫暖”。




                探訪騰訊


                苗世明的心力也在不斷增強。2013年,他萌生無力感?!爱敃r的痛苦在于,我在幫助他們,他們怎么還不理解?!泵缡烂魈寡?,做WABC“首先是對自己的療愈”。他意識到:“你要先有自信、自身的力量或成長,你才有能力去愛別人,才有能力去接納或者包容別人?!?/strong>

                ?

                ?“我唯一的標準是什么呢?就是我幫的這個孩子到底有沒有改變。有改變,那我覺得這個事做下去就有意義?!泵缡烂髡f。

                ?

                苗世明記得很清楚,在一次“銀杏伙伴”分享會上,他曾問何進,為何從世界銀行這樣“高大上”的機構跑回基層做農業項目。何進回答他:“回來,就是想提升中國的軟實力?!?/span>

                ?

                苗世明渴望,將來每個小學里都有一個WABC的教室,特殊人群可以到學校里上課、與普通孩子融合。


                過去八年多的努力,在苗世明看來就像“剝洋蔥”:“你帶著公眾,首先可能通過一些活動、一些畫關注到特殊群體,刺啦,又剝一層洋蔥皮,下一個問題,再下一個問題……”

                ?

                做公益初期,苗世明設想過,當WABC有了影響力之后,政府批給他一間畫室,他能在里面教幾個小朋友畫畫,也能做自己的創作?!案阒阒愠涩F在這樣了,這么多人這么多事?!彼胧切腋?,半是擔憂。


                根據《社會組織評估管理辦法》(2010年民政部令第39號)有關規定,經上海市社會組織評估委員會審定,并在“上海社會組織”網上公示,上海藝途無障礙工作室被評為上海市2018年度第一批4A級社會組織。

                社會組織評估結果共分為5個等級,由高至低依次為5A級(AAAAA)、4A級(AAAA)、3A級(AAA)、2A級(AA)、1A級(A)。








                相關新聞

                在线不卡日本v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