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t91k"></b>
    1. <code id="4t91k"></code>
        <var id="4t91k"></var>
    1. <meter id="4t91k"></meter>
          1. <meter id="4t91k"></meter> <var id="4t91k"><ol id="4t91k"></ol></var>
              1. <var id="4t91k"><rt id="4t91k"></rt></var>
              2. 首頁>校友>校友活動>正文

                校友 /

                Alumni

                GPL | 喬遷:這件事我做對了!

                2009年圣誕節前夕,在將自己苦心經營了15年的企業賣給一家上市公司后,喬遷踏上了飛往太平洋彼岸的航班與家人團聚。然而,東西方文化價值觀念的差異卻成為他和長子之間交流的最大障礙。


                (GPL學員、健坤慈善基金會理事長喬遷)


                在《我的偶像是媽媽》一書中,喬遷介紹了文化差異給自己在教育孩子方面帶來的困惑。喬遷的長子從小學便開始接受西方教育,對公益慈善理念非常認同,在考上國外著名高校之后,甚至想先休學一年回國內做公益。雖然喬遷最終說服了兒子暫時放下這個念頭,待學業完成后再投身公益,但從那時起,喬遷也意識到:公益不僅能填平他們父子之間交流的鴻溝,還能讓人生更有價值。


                “50歲開始做投資,75歲開始做慈善”成為喬遷彼時新的人生規劃。不過,因為要給母親準備80歲生日禮物,他的規劃被打亂了。當時,他想送給母親一份特殊的生日禮物——由母親口述,專業人士執筆,為她出一本傳記。喬遷把這一想法與圈中好友進行了分享,得到一致認可。由此他也了解到,為父母出書、記錄父母的美德、梳理家風家訓,也是企業家群體共同的需要。


                “說是情懷也好,一時沖動也好?!眴踢w在接受《公益時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希望通過公益的形式將這件有價值的事情持續做下去。他說,“如果我們能夠為100位企業家的父母立傳,梳理出100位企業家的家風,肯定能夠從中提煉出民風、社風和國風,甚至總結出整個民族的核心價值觀?!?/span>


                2015年4月,喬遷個人出資5000萬元申請創辦健坤慈善基金會,并于2016年3月底得到民政部批復。由此,健坤慈善基金會成為國內第一家專注家族文化傳承、致力于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的基金會。作為理事長,喬遷希望將基金會打造成一個公眾平臺,鼓勵公眾注重代際溝通,傳承家族文化,弘揚家風家訓。


                這件事我做對了


                《公益時報》:從最初埋下公益慈善的種子,到后來發起成立健坤慈善基金會,這跟您的家人有很大關系。兩年之后再來看這件事,您如何評價自己當時的決定?


                喬遷:成立基金會和我的兒子以及母親有很大關系,因為我發現公益是我們之間溝通的一個很好的紐帶。兒子關于公益的看法給我在心里埋下了公益的種子,而要為母親寫書則直接促使我打亂人生規劃,提前投身公益。一開始,為母親出書只是我自己的想法,我想送給她一份特殊的生日禮物。但當我跟身邊的企業家朋友談起這件事的時候,發現他們大多都有類似的需求,大家也非常認同這件事的價值。


                我意識到,既然是企業家群體共同的需求,就不如通過公益的形式、通過基金會的專業運作來持續推動下去。我希望利用五年時間,為100位企業家的父母出書,梳理出100位企業家的家風。當然,我們不僅是為了梳理,更是為了傳承。這也是基金會成立之后的第一個項目。


                《公益時報》: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決定出資5000萬元成立基金會其實是源于您最初的一個想法?


                喬遷:當年成立基金會確實是出于一種情懷,但兩年下來我對這件事還是非??隙ǖ?,我覺得自己做對了。我們常聽到“富不過三代”的說法,我覺得如果家族文化、價值觀念不能傳下去的話,那么財富傳承也無從談起。這一點可能是很多企業家朋友意識不到的。


                此外,2016年國家出臺了《慈善法》,而在相同的時間節點,我國的人均GDP增幅顯著,可以說整個社會迎來了一個“善經濟”的拐點。而且我們處在一個科技推進時代進步的時代,處在一個人工智能的時代,在這樣的背景下更有必要強化公益慈善的理念。健坤慈善基金會的出現也恰好順應了時代的發展。


                (2017年12月15日,健坤慈善基金會、國際公益學院、聯合國開發計劃署駐華代表處聯合發起的“科技與慈善項目”啟動會在北京舉行)


                《公益時報》:目前國際國內有很多基金會都是以發起人個人名義命名的,既然是您個人出資成立的基金會,為什么取名為“健坤”而不是“喬氏”?


                喬遷:“健坤”二字取自《易經》: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這句話既有中華傳統文化精神,又有天地、陰陽、父母之寓意。我們希望把基金會打造成一個專注于家族文化傳承、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的公眾平臺,同時建立一個企業家群體交流的平臺,而不是個人或者家族的私器。我們也希望把基金會打造成一個為企業家梳理家風、與子女溝通的平臺。目前我們的經驗和規模都十分有限,所以希望籍此感召大家一起來做這件事。


                公眾應重視代際溝通問題


                《公益時報》:《我的爸爸媽媽》系列叢書是基金會的第一個項目,您如何評價這個項目?


                (《我的偶像是媽媽》一書是喬遷為母親80歲生日準備的禮物)


                喬遷:我們計劃用五年時間完成100本書的出版,走近100位企業家,采訪他們的父母,梳理他們的家風。出書聽上去很容易,但是其承載了很多東西?;饡ㄟ^這個項目主要想實現兩個目標:一是關注企業家父母這個群體,通過項目體現傳統的忠孝文化;二是關注企業家子女,通過項目弘揚向善、公益以及利他的理念。


                《公益時報》:這套叢書其實是基金會理念的具體展現形式。


                喬遷:對,叢書是具體的展現形式。跳出個人及家庭層面,其還有著更深層次的社會意義。在很多人看來,企業家的父母也是普通百姓,他們沒有什么傳奇的故事,可能連他們本人都會覺得自己的故事不足以教育社會。但事實上,中華民族美德之所以能夠傳承幾千年,依靠的正是普通百姓,是普通人在傳承。


                可能某一個老人的故事不足以教育社會,但如果擴大到更多老人,這件事就具有教育社會的價值。我們可以從中提煉出他們共同的美德,這些共同的東西可能就是傳統文化乃至民族發展的核心價值。這些鮮活的故事更有意義。


                《公益時報》:和孩子一起做公益是基金會的一個口號,為什么特別強調這一點?


                喬遷:我身邊有很多企業家朋友將子女送到了國外讀書,其中很多孩子在中學階段就被送到了國外。而這個階段正是孩子情感和價值觀形成的時期,也是企業家在事業上打拼的時期,這就造成了父母和孩子之間的溝通時間減少,父母在子女教育方面是缺位的。因此,我們希望通過公益這個大家都認可的紐帶,為父母和子女創造溝通的機會和平臺。


                《公益時報》:在這方面基金會做了哪些嘗試?


                (6月16日,百家·春秋口述歷史計劃舉辦主題為“YI家人”的項目成果展映禮)



                喬遷:我們和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會、中國傳媒大學崔永元口述歷史研究中心、新歷史合作社等機構聯合推出了“百家·春秋口述歷史計劃”,并于近日舉行了展映禮。這個活動要求公眾以家庭為單位進行報名參與,我們希望通過這種形式鼓勵公眾注重代際溝通,傳承家族文化,弘揚家風家訓。


                現在的孩子雖然沒有經歷過什么苦難,但他們內心都有向善的基因,這種現象是值得肯定的,但需要我們對他們進行引導。我們還將通過設計家庭公益夢想大賽、親子研學堂等公益項目,繼續鼓勵公眾以家庭為單位參與公益,這是兩代人之間增進交流和互相理解最佳的機遇。


                企業家不能忘記社會責任


                中華家文化數字博物館項目走進寧波。該項目是由健坤慈善基金會與中聯口述歷史整理研究中心共同發起的文化公益研究項目。


                《公益時報》:談到企業家做公益,一個不能忽視的問題就是如何理解和處理二者之間的關系。


                喬遷:我現在主要做三件事:一是2010年轉型創辦的投資公司;二是做天使投資,2013年經民政部門登記注冊,成立了中國第一家天使投資協會(二級分會),后于2015年注冊成為獨立法人社團;三是基金會。這幾件事的性質很不相同,比如說投資公司肯定是以營利為主,追求商業價值,而基金會做的事情與此正好相反。


                不過我覺得,與商業領域追求“絕對值”相比,公益領域追求的是一個“相對值”。公益不一定就是捐錢,也不僅僅是扶貧濟困,“授之以漁”更加重要,這也是社會需要和倡導的。而且,每個人都可以做公益,每個人也都有能力做公益。公益不分大小,都值得肯定。


                《公益時報》:您剛剛提到從2010年開始轉型做投資,可能您也積攢了一些經驗。那么您如何看待基金會的投資理財工作?健坤基金會在這方面做了哪些嘗試?


                喬遷:其實第一年我們也是把資金放在了銀行,第二年才做了一點新的嘗試,做了一些股權投資和債券投資,但說實話這些投資都是有風險的。我們嘗試去做一些投資,是因為我們覺得這樣做要比單純把資金放在銀行更有價值,我個人也愿意為這些投資風險做擔保。


                但因為我們是一家成立不久的機構,所以我們目前還是希望踏踏實實地把項目做好,這也是為今后的發展打好基礎。我們還處于創業期,把項目做好是第一位的,投資理財包括公眾募款不是在這個階段要解決的問題。


                《公益時報》:近些年來,企業家投身公益慈善事業、發起成立基金會已經成為一種趨勢。您如何評價這一現象?


                喬遷:50來歲的企業家趕上了好時代,我覺得這個群體是改革開放40年來受益最大的群體。當然,他們的成功跟自身的努力以及家庭的影響有很大的關系,但更離不開國家發展的大背景。這個群體獲得了社會的廣泛認可,為社會的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所以我覺得他們更應該率先行動,給其他人做一個榜樣。企業家應該有更強烈的社會責任意識,因為他們有更多的資源和能力。


                另外,企業家做公益還有一個先天優勢,就是他們的思維和管理方式對于公益機構來說也是可以借鑒的。公益要想實現可持續發展,就需要通過商業的手段去做,總是依靠輸血肯定是不可持續的。我身邊有很多科技領域的企業家,他們也在積極嘗試將科技手段用于公益、把公益的價值理念植入科技行業。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現象。



                相關新聞

                在线不卡日本v二区